水仙癌患者
欢迎加入水仙神教

换号,黑历史太多不想清
高考加油

我们家总裁 @詹姆斯麦卡哇伊的阿菀🐰
快去关注她

【殊苏】梦都是反的

肥美大大又回复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鸡血了起来!

割腿肉的刀都锋利了起来!

虽然跟evanstan没有什么关系

短小君复个健

前半段分段狂魔,后半段嫌回车键太远了嗯

 我脑洞开大发了!

 

-------------------------------

林殊觉得自己好像是睡着了。

但是很冷,刺骨的冷。

【睡熟了应该不会这样冷才对,】林殊想道,【我都睡熟了思绪还在活动真是奇妙诶?!】

但林殊觉得这实在是不像是营帐中的温度,冻得手指脚趾像被小针刺似的疼,牙齿都开始打颤。他睁开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站在雪地上,不过站着怎么会睡着呢?

面前是一个人,不不不,现在只能称为一“团”人了:破碎的软铠紧紧粘在身上,焦黑的烂肉上爬满了晶莹剔透,碎玉一般的小虫,不知是疼得还是冷得紧了,身体颤栗着,带着小虫们都在沙沙细响似的。

【这个,是我吗?】带着一点疑惑和愤怒,林殊想,如果现在我是真实存在的的话,一定是皱着眉头的。【这个是我的话,那我是谁呢?我死了吗?我是灵魂吗?他看起来还活着呀?】

林大少爷并没有发现此时心中已经不把这人当做自己了,当然,如果他有“心”的话。

眼前的画面突然加快了,像顽皮的孩子捧起宫灯,飞快地转了起来。林殊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灯缴起来的风吸走时,画面又慢了下来,现在眼前的人已经从雪地里精壮结实的半大小孩变成了亭亭玉立的书生。虽然这两人完全没有相像之处,但是林殊知道,就是感觉自己知道,这个文弱书生就是刚才那人。【所以,就是我吗?哦,也许对男子来说我不该用这个词的……但是他真好看啊……】林大少爷的思维像是已经伸到爪哇国去了,‘亭亭玉立’的书生突然说的话终于把他拉了回来:“你,我选择你。”【啥?】林殊脸上是大写的懵逼,【他能看到我?他在跟我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天哪那我现在穿着衣服呢嘛?!】

“苏先生此言何意?”身侧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他不是在跟我说话啊……】林殊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等等!这声音!不是水牛吗?!!】林殊刚惊讶于自己居然能转身,就又吃了一鲸——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井盐!】刚想靠近,画面又顽皮的转了起来,19岁的林殊终于也燥了起来,【我糙屮艸艸我刚刚好像看到井盐了井盐看起来好像长大了好多那我岂不是要叫他哥哥了不行不行不行怎么才能一夜之间长大呢长大好像要变得稳重那我就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了嗯苏先生会嫌弃我是个话痨吗怎么办怎么办苏先生好像会喜欢井盐多一点啊啊啊啊啊我要长大!!!1】

在林少帅又成功的跑题走神后,画面停了

———————————

写小话唠真的so可爱!根本听不停不下来!

手机不能编辑链接啊……不知道有没有用


http://sunisfull-aurora-metatron.lofter.com/post/1cfd2a86_8d5fc21


http://sunisfull-aurora-metatron.lofter.com/post/1cfd2a86_931c9cf

评论 ( 2 )
热度 ( 7 )

© littleVacuum | Powered by LOFTER